第1068章 母后高明
书名:红楼春 作者:屋外风吹凉 本章字数:510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8 16:50:59

皇城,九华宫。

西凤殿。

尹后面色淡淡的看着李暄,看的李暄不自在起来,开口赔笑道:“母后,您这是……”

看着尹后那张艳绝天下的脸,李暄心里压力却极大。

盖因他明白,普天之下,若还有一人能动摇他的皇位,便是他的这位母后。

尽管他也知道,尹后绝无可能这样做,因为她最疼爱他这个幺儿。

可打心里,仍旧惧怕。

尹后面上不见一丝笑意,看着李暄沉声问道:“五儿,你和贾蔷是怎么回事?”

李暄闻言一怔,不解道:“儿臣和贾蔷……没怎么回事啊,好着呢!”

尹后凤眸微眯,道:“往常你们见天在一起浑闹,恨不能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,臭味相投。这旬月来,却才见了几回?你如今确是长大了……”

李暄闻言笑道:“嗨,儿臣以为甚么事,原来是这个……这母后您可不能怪儿臣,是贾蔷那厮,听说朕要组建一支内卫亲军,如先帝之龙雀,父皇之中车府……此事儿臣同母后商议过啊,母后还让二舅舅将他手里那支人给儿臣。”

尹后闻言皱眉道:“此事和贾蔷何干?就因为他执掌绣衣卫,就反对此事?他好大的胆子!他以为他是谁?”

原本还因为尹后向着贾蔷说话,心里略略有些不自在的李暄此刻闻言,心里一下痛快了,嘎嘎笑道:“母后倒是冤枉他了,他倒是想将绣衣卫交出来,儿臣没要。另外,儿臣问计于他时,他还说这等亲密内卫,除了朕和母后外,其余谁也不能掺和,不仅不让儿臣问计于他,也不建议儿臣问计他人。倒是说可以问问母后,因为母后天下第一聪明,必有法子。

这不,近来和朕避嫌来着。儿臣也不知道,他到底是避嫌,还是在偷懒。”

尹后闻言思量稍许后,叹息一声道:“便是如此,你也该二三天里抽空见他一见,不为别的,只当做给外面的人看。不然,旁人只道你君臣二人生隙,给人可趁之机。”

李暄闻言神情动了动,随后一迭声应道:“母后放心母后放心,有母后这句话,儿臣……”言至此,他眼睛忽地一亮,高兴道:“咦,差点忘了,母后,过几天贾蔷可能就要住宫里来了!”

尹后闻言凤眸微眯,道:“你是说,尹江尹河回京,带德林军出征之后?”

李暄乐呵呵道:“正是。贾蔷也是个胆小的,调走两千他那劳什骨子德林军后,就只敢留在宫里了。要紧时候,还能拿母后和朕当人质……”

尹后闻言,面容简直震惊。

她双目凝重的看着李暄,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李暄见尹后如此,忙又赔笑道:“母后母后,儿臣只是在顽笑,只是在顽笑!”

尹后目光复杂莫名的看着李暄,轻声道:“何来的顽笑啊……五儿,这个位置,果真就这么容易变化人?”

李暄还急待解释他只是在顽笑,尹后却摆手道:“天子,注定是孤家寡人。贾蔷做的事,又于皇权有莫大的威胁,你忌惮他,是应该的。

一个合格的天子,一个好皇上,都会将他视若眼中钉,肉中刺。

只是本宫未想到,你这样快就能变成一个好皇上。但有一事,皇儿要明白。”

见尹后面色肃穆起来,李暄忙道:“请母后教诲!”

尹后见他竟未再分辩本心,心中再受震动。

难怪贾蔷和她在一起时,话里话外总提点,天子非凡人,登基前的七情六欲,包括友情甚至亲情,父子亲情,母子亲情,都会淡漠改变。

人上去了,就怕下来,尤其怕被别人逼下来。

现在看来……还真是如此。

连这个先前天家里最有人情味的幼子也不例外。

尹后心中千头万绪,面上不显,缓缓道:“贾蔷需要防备,武英殿那边,同样也放松不得。当日数位军机大臣于御前逼宫,要杀荆朝云一事,你父皇临昏死前都念念不忘,视为奇耻大辱!

毕竟,韩半山那些人,都是他一手简拔而出的。他们对你父皇尚且能够如此,更何况是你?

贾蔷行事虽然不着调,甚至惊世骇俗,当得起大逆不道四个字。

但好在,咱们娘俩儿是清楚他的本心的。

若不是咱们强留他在京守卫咱们娘俩儿,护卫皇城周全,他当时就准备离京的。

所以,且论心不论行。

想当一个好皇帝,不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不需要包揽经史子集,但五儿,你一定要用好帝王术,平衡贾蔷和武英殿两边的势力。

不可让贾蔷坐大了,同样也不能叫武英殿那边相权过盛。

本宫的心意,是真想留贾蔷在京五年。为何是五年?

因为韩半山、韩邃庵他们,就只能做满这五年!

五年后,你也必是一个好皇子,好天子了。

到时候,贾蔷和韩彬等同去位。

你正好亲政,做你的宣德大帝!”

听完尹后之言,李暄沉默好一阵后,无奈笑道:“母后,旁人不信,您必是信儿臣的。儿臣真不愿失去贾蔷这个朋友,只要……只要两年后他肯将小琉球交还朝廷,将德林号给朕,再将他手下那支人手散了去……朕以列祖列宗的名义起誓,保他这个郡王,一生富贵无忧!

母后,儿臣这个条件,算是优待了罢?

历朝历代,再没哪个天子能做到这一步。

只要他答应,儿臣顶着个惫赖荒唐的名头,豁出脸去也要保下他这样的臣子……”

尹后秀美轻蹙,道:“五儿,你又不是不知道贾蔷平生之志,就在开海一事。原先你不是答应的,怎么现在……”

李暄苦恼道:“原先他手里没有能调入京中,一下灭掉两营马步精锐京营的德林军,没有小琉球啊。谁知道,他球攮的弄的这样快。若是他在外面搞上十几二十年,弄出眼下的实力,儿臣也不会说甚么。

母后,儿臣不是容不得人。尤其,朕还拿他当兄弟。可是这忘八也太吓人了,出去才一年光景,就弄出这样大的阵仗来。

再给他十年二十年,儿臣都不敢想象,他会变的多强。

母后,儿臣也怕啊……

上回贾蔷和林如海爷俩,同武英殿闹起来,朕就按了下去。

听说今儿那边又闹了起来,都割袍断义了。

韩彬、韩琮他们原先最是厌恨贪官,可李晗闹出那么大的笑话,还有西南的何澄,按二韩的性子,哪里还需要林如海相逼,早早就该发作了。

可是连他们这样刚直的人,眼下都强咽下一口窝囊气,暂且团结一致,防的不就是贾蔷么?

是,贾蔷是想出海。

可他这样能折腾,出海一年就这般模样,出海三年又如何?

出海十年呢?

打小上书房里学的那些话,儿臣记住的不多,就那句‘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’,朕记得明白。

不过母后您放心,不到万不得已,儿臣不会和那球攮的撕破面皮的,总要想个法子,不战屈人兵才好……”

“娘娘!”

这一对天家母子正难得交心之际,却见牧笛从侧门转入,面色有些凝重,唤了声。

尹后一看他的神色,就知道出了不小的事,不过当着李暄的面承奏,想也没甚么不该说的,便眉头蹙了蹙,问道:“何事?”

果不其然,就听牧笛道:“元辅半山公遣人送信过来,说,说辅政大臣林如海,今晚已经乘船出海。”

听闻此言,尹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凤眸震惊!

贾蔷,竟未同她言语半句!

倒是李暄,反倒嘎嘎乐了起来,形容轻松许多,笑道:“母后您瞧瞧,那边其实也在防着咱们嘎!”

笑罢,又啧啧起来,见尹后脸色难看坏了,还劝说起来,道:“母后,您也想开点。都是人之常情,嘿嘿嘿,朕害怕,那忘八蛋也怕来着。林如海那样的当世数一数二的聪明人,也怕来着。看来都差不多嘛!”

尹后看着李暄,缓缓问道:“你准备如何对付贾蔷、林如海师徒二人?”

李暄连连摇头道:“母后,儿臣怎好出手?儿臣甚么都不会做,果真一出手,那才是傻子!此事全是二韩、李晗还有舅舅、叶芸他们去操心的。果然他们觉着相安无事下去就很好,那儿臣也无话可说。凭朕和贾蔷的交情,来日即便他造反,也必不会杀母后和儿臣,这个自信,儿臣还是有的。”说至此,自嘲一笑。

但这话,连他自己都不信……

“那你呢?你胜了后,又如何发作贾蔷?”

尹后轻声问道。

李暄闻言抓了抓脑袋,迟疑了稍许后,乐呵呵道:“算了,这辈子许就这么一个朋友了。果真落朝廷手里,儿臣也无论如何保他一条性命。要不,去了势,进宫和朕作伴如何?嘎嘎嘎!母后,贾蔷还是听您的。有机会的时候,您多和他谈谈。一个臣子,要那么大的势力做甚?还是交出来的好,母后和朕两人,必保他满门富贵!这是儿臣的心里话……”

尹后沉默稍许后,道:“回头见了他……罢了,待日后再说罢。眼下林如海刚走,咱们娘俩儿就急着谋取德林号,吃相太难看。日子还长久,一二年的功夫里,慢慢熬浸罢。”

“母后高明!”

……

李暄去后,尹后看着牧笛,轻声问道:“可查清楚了?尹朝手里那部人手,皇上可是早就接触过,已经接手了?”

牧笛躬身道:“娘娘,奴婢让人悄悄去查问过,管那支人手的内侍是李春雨。这厮,的确早早就认投皇上了,不然皇上想要重组内卫,也不会第一个就来娘娘这里求他。”

尹后闻言嘴角扬起,觉着好笑,防谁,都没防过这个幼子。

却未想到,这个幺儿隐藏的最深。

再者,她那个二弟也真是不靠谱,这样的事,居然会让李暄早早接触到……

忽地,尹后不知想到了甚么,面色隐隐一变,抬眼看向牧笛,沉声问道:“牧笛,当初林如海之女遇刺,马车被焚,之后乘船南下扬州时,又被人伏杀,事后百般查探,都无下场。会不会是……”

牧笛闻言,脸色亦变了变,却是皱眉道:“没道理啊……”

那两场刺杀,一场让皇次子李曜身败名裂,失去了继承大位的希望。

另一场,却是牵连到了大皇子,李景!

也是自那一回后,隆安帝对李景这位嫡长子的信心,消失大半……

若果真如此……

“去查!”

……

“王爷、王妃回来啦!”

荣国府,贾母院门口方向,几个穿着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小丫头子们跳脚拍手欢呼道。

贾母、薛姨妈、贾政、傅秋芳、宝玉并赵姨娘等,都候在抄手游廊下。

大半年未见,一家人分离天南海北,如今终相逢,连贾政面色都隐有期盼。

未几,就见好大一群人说笑着进来。

老远就听凤姐儿在那高声喊道:“哎哟哟,我的老祖宗,可算是家来了!我可想死你了!”

听到这熟悉亲切的声音,贾母等脸上的笑容愈发深了。

贾母亦是高声笑啐道:“天南海北的逛了老大一圈,原以为长进了,没想到还是个泼皮破落户!”

众人大笑,久别的疏离散去大半,一下亲近起来。

贾母仔细的看着步步走来的一众孙女儿孙媳,连连点头赞叹道:“可见出去逛一遭,还是有好处的。这精气神大不相同,比原先更好许多!果然是不同了!”

贾政都忍不住道:“读万卷书,亦不如行万里路。女孩子们能开阔眼界,这份造化世间少有。”

终至跟前,呼啦啦一片人俯身拜下。

鸳鸯许是早得了贾母的嘱托,黛玉刚有动作,就被劝下了。

贾母看着面色讶然的黛玉,笑容满面道:“如今你是郡王王妃,是娘娘了!国礼大于家礼,往后可不兴见礼了。”

黛玉好笑道:“家里还讲这个?若讲这个,原先咱们全家都要给子瑜姐姐见礼,她还是长乐郡主呢,比同郡王例。先前不讲这个,如今也大可不必。不论甚么时候,外祖母仍是外祖母。”

说罢,到底还是福了一礼。

这举动,自然赢得满院人暗暗喝彩。

贵人,到底是贵人。

行礼不行礼的,又何须看在眼里?

这个礼下去,旁人只会愈发尊重黛玉。

“快快快,里面去坐坐。我让人把园子里凸碧山庄收拾利落了,一会儿就摆饭!”

贾母牵过黛玉的手,一迭声吩咐道。

回头又看了凤姐儿的肚子一眼,笑道:“生了?”

凤姐儿有些害羞,又有些得意,点头道:“生了个哥儿,名唤贾乐,小名平安。”

贾母神情微微有些复杂,不过也没说甚么,问道:“孩子呢?”

凤姐儿笑道:“林妹妹和子瑜让留在小琉球了,说路途遥远,孩子太小,不敢冒险。”

贾母笑了笑,便在一众孙女儿孙媳的围绕下,欢声笑语的进了荣庆堂。

贾蔷在一旁,看着神采飞扬咧着嘴只顾乐的宝玉,低声笑问道:“傻狍子,怎么不问问你媳妇儿哪去了?”

宝玉:“……”

……

PS:今天去机场送母亲回乡,重庆待不下去了,水土不服,思乡甚切。媳妇儿马上又要上班去了,我太难了,快抑郁了……

另外剧情再稍微解释一下,不是翻来覆去,设定是层层递进,危局浸透,和一些主要人物的心理变化。想的是写的牛逼些,深刻些。一波波的压迫感……如今看来也许是贪心了些,也许是笔力差的太多,球囊的没写出味道来,争取能一点点进步吧,都说园子戏外的不大好,所以总是不死心,想进步。

不过这种写法既然不讨喜,就换一下罢,读者是上帝。好在该铺垫的已经够了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